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

用地限制之禍

牛頭角工廠大廈大火引起討論,舊式工廠大廈防火問題。倘把重點放在防火,未免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。而事情,該再深入些看。

筆者覺得當局最大過失,就是對市區工廈改建,或改變土地用途,限制太大。過去市區由港島至九龍,遍佈工廠區,大量工廈落成,予大批工廠進駐。九十年代製造業衰微,儘管工廈人去樓空,但因政府限制,工廈原址,不能轉作其他用途。但留下如此多舊工廈,有何意義?寄望製造業復甦?即便如此,工廠也不需建於市區,因以市區地價,根本不宜再用作工業,且今日新界交通,比數十年前改善不少,何以一定要在市區設廠?

全世界只要是先進之邦,其工廠都是在偏遠地區,因土地價格夠低,惟似乎只有香港,才如此抱殘守缺背道而馳。

既然重建不了,不能轉土地用途,空置的工廈,一個出路,是轉作迷你倉──個人覺得迷你倉此一東西,實是多餘,蓋迷你倉者,主要是讓附近居民擺放多餘雜物,而說明是雜物,當然是些不必要東西。因社會鼓吹多消費,使人們買了很多不必要東西,比如女人一個可擁有數十套衣服,多餘衣服家中不夠放,就放在迷你倉。

事實上如此多雜物,隨便當二手賣出,或捐獻給有需要人,倒還是有價值。但放在迷你倉,長期不動,似有浪費之嫌。

是次大火,或會使人對迷你倉之意義,重新審視。但重要是要容許工廈土地改變用途。某些地方如柴灣、黃竹坑,其工廠區,大可九成轉住宅用。不管是建公屋,或私人樓,起碼提供多些單位,予中環上班族選擇──住柴灣、黃竹坑,一定比住「山卡拉」好。另外一些九龍工廈,不考慮地理位置,轉商業用途,起碼商業活動,不用過分集中港島,各地區間發展亦平衡些。至於市區僅餘工廠,則大可搬到新界,至少可讓新界居民,多些就業崗位。

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

的士與優質

近來政府打算多發一批的士牌照,引起一些爭議。不是反對多發牌,而是何以此一批增發牌照,叫「優質的士」?恕筆者糊塗,蓋此一名稱,聽起來,甚奇怪,似暗示現有的士服務劣質。然說到劣質,世界各地不少城市,其的士服務,比香港還糟者,比比皆是。搞「優質的士」,讓人們誤會原來的士服務劣質。如此標簽,也難怪業界憤懣──遭歧視也。

其實何需搞優質?乘客需要如何,的士服務自當如何。業界本是賺錢,故必會將貨就價。倘的士服務水平低,很有可能,是乘客本來不需要如此水平服務。而趕時間的乘客,乘的士,也不會想到要求的士是平治、法拉利,或勞斯萊斯,因趕時間才是重點。

香港現今有一不良風氣,就是什麼也要強調優質。但優質也要看什麼,決不能一概而論。比如吃牛扒、喝紅酒,強調優質尚可,蓋牛扒、紅酒相對較高檔,品質有要求,不算過分。但吃一個漢堡,也要說優質,就相當可笑也──漢堡包長期都被視作垃圾食物,而說明「垃圾」,哪有優質可言?通常吃漢堡包,是為隨便找東西醫肚子,且但求經濟實惠,至於漢堡包弄成什麼素質,則買時,正常不會想到。

但今日香港某些餐廳,就在賣一些所謂優質漢堡。看賣相不如何樣,但一看價錢,數百元一個?發神經,不如去點牛扒餐!是有錢人要求越來越低,還是窮人「嫌錢腥」?筆者搞不懂。

社會本不需事事都講究優質,蓋因品質乃成本一部分,而不是每個人,都有經濟能力負擔高品質。某某集團董事吃飯,倘要個漢堡包,其考慮,恐怕都是但求隨便一餐,方便工作而已。正常情形下,也不會為品質,花數百塊買漢堡,且還只是醫肚子。

倘政府想多發的士牌照,乾脆增發就可,簡單直接,而無謂太花巧,叫什麼「優質的士」。

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

深港地鐵對比

說到內地地鐵,除了有區間車,對於龐大需求,反應倒比較快。

舉例深圳地鐵4號線,是由香港地鐵經營,但其服務能力就筆者看,明顯不及深圳:事實上4號線甫一開通,其客量,已多得需加班加車才行,但港鐵要花幾年時間,才加了幾卡車,且繁忙時間班次,仍僅幾分鐘一班。另邊廂1號線、3號線同時一開通,客量大增,不但加車卡,班次最密還1分鐘一班。

倘說到需求大,確是有原因:1號線貫穿幾個商業區,客多不難理解;3號線是服務深圳最大住宅區──布吉,而4號線行走的龍華,一樣屬大型住宅區。服務水平如此差異,很有「猛虎不及地頭蟲」之意。

好些事情是長線去看:數十年前內地方方面面,是比不上香港,但如此現象,並非死症難解:當城市進一步發展,通勤需求產生變化,地鐵服務,自會作出反饋。或者發展出的現象,還有很多問題,最低限度,是會隨環境而調整。香港的服務是按香港本地需求而作,但一套諸內地,就不一定合用。

深層次看,深圳發展快,哪怕此一刻服務水平低,仍有提升可能;反觀香港發展相對停滯,此刻服務再好,莫說做更好,維持也有困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