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

改以資助居民取代

究竟用什麼替代公營房屋制度?前文也提過,補貼給居民就可。

具體去說,是通過財政補貼,資助有需要人群,不論是租房或買房。形式內容不難理解:即有如學生資助,供清貧子弟般。對每個申請人,政府作個核實,而申請人把入息資料申報,一旦符合資格,就發放津貼。倘申請人無法證明入息,就寫個聲明就可。

這是對租樓而言。買的話,審核可能複雜些,蓋牽涉金額很大。而此中亦可提供貸款方式,利息不能太高,水平要貼近居民負擔能力。

以資助形式協助居民,好處是:

1) 簡單直接:財政補貼面向的,固然是有需要之人群,即經濟有困難者。在執行上,政府補貼相對簡單,絕不像公營房屋般,牽涉太多方面,包括興建、管理、維修、保養等。

2) 減省政府開支:倘把每年政府公營房屋開支,諸如興建、管理、維修保養等方面,攤分每家每戶頭上,筆者認為,夠每家租一棟大宅。何況在公營房屋之上,還要花錢,補貼有困難租戶。既如此,不如直接補貼居民更好。

3) 租戶選擇多了:改為政府直接補貼,對每家每戶,選擇實是多了,蓋因可按自己需要,選擇哪裡去住。住在公營房屋,租戶根本無法選擇合適單位,缺乏彈性;而搬遷時,也不能自由選擇。

4) 免去質量問題:公營房屋質量差之個案,對比私人樓,始終多得多。

還有其他方面:如把一塊地賣出去,起碼進帳方面,比建公營房屋為大;人口分佈方面,亦會合理化,蓋因居民選擇居住地點彈性大。因之直接居民補貼,為房屋政策中,上上之選。

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

房屋制度檢討

嚴格說來,從含鉛風波看,現應是檢討公營房屋制度之時。意指什麼?就是需要更好之制度──即比公營房屋更好之一套。

香港是一個古怪的地方,公營房屋特多,尤其是在整個房屋市場之比例,多得驚人:逾半人口住在公營房屋,是最起碼數字。在五十年代,因戰亂人口湧入,一時間住屋難,公營房屋在當時,有安置難民的功能。然隨經濟發展,人口增長趨緩,早已沒當年的問題。公營房屋擴而大之,流弊亦隨之而起。

其一,單位分配是一個問題,最起碼對一個居民,獲編配的單位,往往切不中居民的需要。即本來住港島,在港島上班,卻編配到粉嶺──上班不便,對那居民,好乎?私人樓不是問題,不論租好或買好,起碼是自己作決定,絕不會有錯配。即是說,公營房屋流弊之一,是選擇缺彈性。

其二,建房的位置該在哪?很不幸,大部分公屋的位置,皆屬偏僻之域。這非肇於現在:六十年代落成的華富,在剛入伙時,亦是被指偏遠,不方便上下班。華富既如此,粉嶺就更糟:1992年華明村落成時,因不受歡迎,房委會甚至要租金優惠吸引人們入住。

但建在市區也非萬事大吉:市區土地有限,建公營房屋,需佔用一些土地,但這些土地建私人樓,實一樣能住人。而昂貴的租金、樓價,大可藉補貼予居民解決。

其三,表面看來公屋是草根的福利,然觀乎公屋租金,和居屋售價,皆非草根承受得起。倘額外提供租金補助,或買樓資助,實際是額外提供資源──擺明是浪費。

其四,大廈的素質問題,前文有述,在此不表。

但朋友會問,草根階層的住屋問題如何解決?下回再說。

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

含鉛超標的背後

公屋食水含鉛風波,筆者未有細究,只是給筆者印象是:事件肇於水喉管之質量。而政府亦稱會更換有問題喉管,或加裝除鉛器。

不是說肯不肯換、肯不肯加的問題,而是即算去更換、去加裝,皆屬大麻煩:換了喉管,牽涉工程龐大,成本如何算?換上的新喉管,質量又如何?萬一含鉛更多,或有其他有害物質,換比不換還糟。而加上除鉛器,過濾裝置一般是靠濾芯解決,然濾芯要常換才行。條數計下去,比恐怖片還恐怖。

說到底,問題是公營房屋素質:筆者看是必然。其一,公營房屋,本是面向經濟能力較低之族群,既然住客較窮,給的素質,自不會好到哪裡。其二是公營部門,用的是公家錢,既用公家錢,人們通常不會用得謹慎。心理學者多湖輝提過一樣東西:公園的草地永遠都被人踐踏,而無人感到可惜,且保養、護理,也不會做到足。建公屋、居屋,別說公帑浪費了多少,維修保養,亦必馬馬虎虎。

當然朋友可以說私人樓一樣可以發生,但理論上而已:私人樓面向的是收入較佳人群,用料倘糟糕,對發展商衝擊不小,尤其是倘涉及的是豪宅,滅頂之災也!

現在觀乎牽涉的公屋,似全是些近年落成之屋村。但是否表示早期落成的沒問題?筆者看未必。就算含鉛量不超標,其他例如大廈結構問題,實際已不能是新聞。不善忘的朋友,該記得早些年發生過居屋短樁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