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21日 星期五

補貼,糖衣毒藥

中國巴士近來已撰了三篇,本欲暫時收筆,但此間又想到,神州巴士大多有政府補貼。關於補貼的問題,筆者倒有所言之處。

補貼有一個不好的地方,是任何補貼都只會增加消費者的開支。你越是補貼,消費者永遠會覺得不夠,還說需要加碼。道理很簡單:當經營者知道消費者經濟能力不夠,那為做成生意,自然會想辦法,遷就消費者的經濟水平。因之在定價上,也會相對保守。但是一旦有補貼,經營者因為會恃著消費者有政府補貼,在定價時,不須顧慮消費者的負擔能力。於是乎,價格就越定越過分。在如此情形下,消費者就越是要依賴補貼才行,久而久之,補貼永遠只會嫌少,不會嫌多。

至於對經營者之補貼,影響一樣不良。而此影響就是,會令經營者不再顧及成本效益的問題。有了補貼,經營者自不需致力控制成本──反正有政府包底,成本如何浪費,也「無有怕」。

而不管以上哪一種情況,補貼還牽涉到一個嚴重的問題,正是錢從何來。政府收入通常是抽稅,補貼支出越多,多出來的錢,自然是浪費公帑的無底洞。到頭來,消費者實際上,最終還是要面對加價的壓力,而所謂的「加價」,是以稅款的形式出現。

香港的一套是最無稽的:現在的資助不會減輕乘客的負擔,因為營辦商加價時會無所顧忌;但沒有補貼,巴士公司一樣會加,只是加時會謹慎些。中巴為例子。更何況,香港巴士高票價的一大原因,是巴士的服務水平過高,超出了乘客的負擔能力。而補貼乘客乘巴士,並不能針對此一核心。

神州的情形也如是。舉個例子來說,那些那些新燃料巴士,恐怕是基於補貼而來。這些車配備了很多看似先進的東西,但可靠性就比舊式的還要低。但不要緊,因為有補貼在,成本不是問題。但如此一來,炎黃子孫所謂的得益,只是表面性而已。糖衣的內核,正是個大毒藥。

廣大炎黃子孫,可別諸多要求了。

2013年6月9日 星期日

細節的問題

除了路線位模糊外,中國的巴士服務,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細節問題。而這些大大小小的細節加起來,就會給人看到一團糟之景象。

1) 路線編號不夠系統:神州巴士線的編號安排,非常不夠系統,使人感覺路線設計胡來,難以記住。如何要系統些?就是號碼的兩、三位數,需要是代表服務某一地區。但現在神州巴士線號,兩位數、三位數都沒有特定的意思──至少筆者看不出來。

2) 路線資料缺更新:基本上神州的巴士站頭,都缺少路線最及時的資料,諸如班次、票價詳情等等。而其他列明的資料,又往往不是最即時的資訊。常坐的人可能不覺什麼,但就讓不常坐的乘客諸多不便。

3) 繞路:某些路線有快路不走而走慢路。這以長途路線最為常見。筆者提過的觀瀾到羅湖的巴士線,即為一例;而來往龍崗至羅湖的巴士線,理應走高速縮短行車時間,但此等路線卻偏偏取道下路,接載沿途乘客,也為一例。

4) 用車配置不太合理:筆者所指的是,一些客量高的路線並沒有採用大型巴士服務。按道理當客量特多時,是應該使用車身較長的巴士疏導,除非沿路路面不許可。但好些情況下,即使客多路面又許可,仍沒有轉用載客量較高的車型。一個例子:皇崗的357。

5) 售票員制度:嚴格說來一個城市的巴士服務,是不需要售票的。如紐約、東京的巴士,皆不設售票員,而是一人操作。一人操作的好處是人力成本低,而且服務也更效率些。但神州很多城市卻不然,除司機外皆加上售票員。何以要有售票員?原來是針對一些長途線,專門服務短途客。但事實上這些售票員真是必須乎?長途線理應是服務長途客,如是者一人操作就可。而那些售票員倘略加培訓,轉為巴士司機,也大可舒緩巴士司機人手緊張的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