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月28日 星期二

香港住屋文化背景

倘對比回香港,始終地處亞洲,住屋問題突出,實其來有自也。

一個最明顯例子是,租務市場始終活躍不足——寫字樓那些不算,僅計住宅。何以租貴?市場上能放租之單位甚眾,彼此可成競爭關係,按理租金水平,該能低到一個程度。然因租務市場不成氣候,有意放租之業主,不多,形成市場競爭,不慍不火。

另一方面因市場有不少人置業,能放租之單位,又被拿來轉手自住。業主寧願轉賣不肯放租,客觀上,又壓抑掉租務市場。

鬼子佬國家沒此問題,蓋因大家習慣租房;亞洲國家一味只欲置業,租務市場租金昂貴,自難避免也。

而對香港,尚有一個歷史因素:打從1949年起租金管制措施,就破壞了租務市場。業主不願放租,迫使政府自建公屋,應付本來住屋需求。而公營房屋制度,又加深業主不願放租之意欲,進一步破壞租務市場。經歷半世紀之扭曲,租務市場長期受壓,於是就好比一張紙,越捲越皺,弄到再弄平時,積重難返也。

香港要搞活租務市場,原則上非不行,非大手術不可也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