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

住屋文化差異

參考連結:《住屋問題東京化

筆者過往常說住屋問題,按住屋問題不但在上班距離,尚有是文化之差異。什麼差異?亞洲人與鬼子佬之差異:亞洲人最積極買房,鬼子佬則租屋居多。

有個統計未確定真與假:人口、家庭擁有自置物業之比率,亞洲高得驚人,像中國,已有八成半也;日、韓情形亦雷同。反觀鬼子佬最高者為美國,卻僅六成左右;歐洲更低,以德國為例,三成多而已。

鬼子佬不熱衷買房乎?看來是,且買者,是旨在投資也:哪怕不是炒房,放租也有收入。亞洲人不是不炒房,首要是組織家庭:一如《蠟筆小新》之野原家。

筆者看過某畫冊有兩典型家庭,一為「架仔」,二為德國。「架仔」典型家庭,爸爸西裝骨骨,因終身聘用,乃花錢買房,並有兩個小孩,似足野原廣志;德國典型家庭則差些,爸爸一身牛仔裝,賣報紙,卻也有兩小孩,住屋靠租而已。當然兩者經濟條件有異,然也有文化之影響。

整體上亞洲傳統耕田文化,較為看重土地,有別於鬼子佬從商居多,哪裡有工作就到哪流動。人口不停流動在鬼子佬世界,司空見慣,租房因夠彈性,早已是平常事;反觀亞洲則覺得只租房住,大逆不道。儘管近代入城打工已漸平常,亞洲人對土地之看法,始終保守,形成死也要在大城市買房。正常大城市土地能有多少?爭崩頭也。

印象中高房價問題,亞洲人喊厲害些;鬼子佬投訴房價貴,卻鮮有聽聞。租金貴對鬼子佬才有影響,然因租屋習慣普遍,套房要增加,相應具彈性。亞洲則套房不易增加,蓋因文化問題,租務市場發展,相應受抑。倘以深圳為例,外來打工要租屋,恐怕除城市村,沒多少選擇也。

當人人要像小新一家般方式生活,住房問題,必突出也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