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6月8日 星期六

說日本住宅區

香港人一向哈日哈上腦,認為日本是什麼都好,之不過起碼有一例外,那就是住屋。有個說法未知來源,大意說人生之樂事,是「住美國屋,娶日本妹」,而苦事,則是「住日本屋,娶美國妹」。

某一東西是苦事還是樂事,固然基於主觀,惟一旦說到住屋,確是日不如美——並非比較之問題,而是即使加上其他國家比較,也如是。美加澳紐主要勝在地廣,很多地方沒人住,住屋能大一些,很正常;日本則人多地狹,有個平房住已很不錯,管此平房大小與否。蠟筆小新裡小新那種住屋,並非胡作——實情皆如是。

按東京市郊之住宅區,很多盡是平房,密密麻麻;平房之間,也有三、四層高公寓。且不論平房或公寓,其空間往往細小:以平房而言,花園幾乎等於無。由於日本屬地震帶,平房不一定石屋:特殊材料用不少。樓梯位則常見開放式:鐵造也。

泊車位?大車泊位極之勉強,難怪「架仔」崇尚草餅車。

此間尚有一點特別,那就是各住宅區間,會有空地栽種蔬果——通常白蘿蔔之類,供「架仔」平日食用。按其實這些住宅區舊時本為農村,故有誇張例子是,住宅間竟闢有魚塘養魚。

住這些屋好不好?倘以美加標準衡量,當然是不;香港人因哈日,自然另外說法。然而筆者所知者是,這些物質以投資角度看,毒藥也。何也?原來是自泡沫經濟爆破後,日本經濟長年不振,加以這些住宅離東京都,少說三、四十公里。單上班已是煩惱:按日本地鐵擁擠程度,是誇張得像一隻粽——一如小新爸爸也。還有尚要看座向:好像說,向北之平房基本難轉手。

早些年也有炎黃子孫入場購這些屋,結果損手離場——當水魚也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