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

板間房捨遠圖近

對於板間房之問題,在筆者看來,必須弄清楚一些觀念:板間房多與少,非關整體住屋供應,而在於住客實際需要。

什麼意思?有否發覺那些板間房,通常都是位處市區?板間房之租客之所以住這些板間房,原因是上班需要。在日本東京某些上班族,可能真的會露宿在市中心公園,甚或街上。他們沒屋住乎?非也,他們也有家,不幸都在偏遠地區,離東京都動輒幾十公里,山長水遠不便也。日本板間房甚少,可是人們又不願天天長途跋涉上班,因之唯有就腳些,乾脆搭個帳篷就是。

香港情況也是:動輒叫上班族搬到大嶼山、天水圍、沙頭角,明顯不切實際。不但是金錢問題,時間以至生活品質,統統說不過去。就算大量建屋,倘皆是位於山卡啦,擺明無濟於事。

觀乎香港之歷史,由開埠以來首個公屋入伙起,半個世紀矣,板間房,依舊春風吹又生,斬之不絕。如此豈非說明公營房屋制度,無助滿足住屋需要?而按其實板間房在香港,開埠以來已有。越多公營房屋住屋需求越是滿足不了,豈非證明香港人過去一直信奉之觀念,只有錯沒正確?

因之進一步講,香港住屋問題,一定程度是經濟活動分佈不合理:大多活動都集中於市區,偏遠地區則除住宅,就只有住宅。朋友有否聽過粉嶺上水,有何知名企業?有否聽過大嶼山有何經濟產業?這些地區就算建了住宅,人們肯搬入乎?上班會方便乎?大家對這些地區,又何來歸屬感?

總言之,住宅非僅數字問題,而是人性問題:人們欲捨遠圖近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