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

學術垃圾化

倘觀乎現在什麼土地大辯論,稍具頭腦者都看出,根本是沒水平之辯論——只見一些陳腔濫調,或無稽之談,再不就是潑婦式罵街。充斥著如此多垃圾觀點,可以想像,鬧劇而已。

當然並非貶低一些人之智商——始終關鍵在於,識見此一東西,不是人人都有,而是智者專利。一個社會裡云云眾人中,智者所佔比例倘有一成,已是非常厲害,更多者最多僅平庸之輩。這些平庸之輩即使讀多少書,或者讀到博士,學問未必有一套,蓋因創立一個學說,需要者是天分。而天分者,後天也彌補不了。

如此,佛家會形容作「悟性」,或者「慧根」。師父收徒弟,通常第一件事,正是看那徒弟,究竟有否慧根──孺子可教也。倘缺少慧根,師父再如何教,也是枉然。

再觀乎那辯論鬧劇中此群評論者,是否真有悟性?或者有否慧根?不言而喻也。

說到此筆者很有感慨:舊時大學學位有限,倒還可讀到一些真知灼見;反而是今日大學生滿街跑,大學學問水平,竟是不忍卒睹。閒時筆者常有讀些學術著作,發現有水平之學者,已是至少上幾代之人,今代那些,不知所謂。舊時學術文章很多皆非長篇大論,但計思想內容哲理,卻是遠勝今日。

古時諸子百家正為一例:朋友可以不同意這些觀點,但這些言簡意賅之文章,總有些學術功力在。要不然後世很多大師,不可能有如此多啟發。

總言之,這是學術垃圾化之年代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