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

土地小組有等於無

筆者一直以為成立什麼土地專案小組,純粹虛應故事。就看那小組主席何許人也已知:一個銀行總裁,能知道什麼叫住屋?於是乎整個小組找出來之土地,幾乎全數不切實際,無濟於事也。

比如說填平船灣淡水湖,食水問題不論,偌大片地,有否考慮到交通配套之問題?粉嶺高爾夫球場也是:以前港英政府選址粉嶺建高爾夫球場,歸根究底,還在粉嶺地處偏遠,以避免於市區搶地。現在有人竟說選址是阻人上樓:擺明說話不經大腦。

批評大塊高爾夫球場建於市區,那也還有理由。莫非今日社會趨向白痴化?

嚴格說來香港並非缺地,也非缺屋,而是缺乏方便人們上班之住宿:很多人不論租屋和置業,正常都選市區。這不但在香港,舉世皆然:紐約、倫敦、巴黎以至東京,所謂買屋難,關鍵還是市區難找屋。之不過當人人湧進大城市生活,就自然有住屋問題:一如蠟筆小新之爸爸,上班於東京商業區,卻居於埼玉縣,離東京三十多公里。每天迫地鐵上班苦不苦?苦!只要是大城市,就必然如此:倘幾百萬人、幾千萬人集中於一片地,地再多也不足

許多先進國家明白此點,故他們工業區、產業園之類,都盡量不設於大城市,尤其是市中心。就如平治車廠是位於德國斯圖加特,而非柏林或法蘭克福;法拉利總廠位置既非米蘭,也非羅馬,而是國家中部小鎮馬拉內羅;法國空中巴士工廠是設於南特,而非巴黎;就算是日本,電子巨擘之工廠,都是位於什麼岩手縣、三重縣之類。

全世界只有一例外,那是香港:看新界北區有什麼代表性產業,當可略知一二也。

如此看來,香港政府最大錯誤,是弄不清問題之核心。作如是辦當然不容易,然做不到,一切枉然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