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

特首簡評

有朋友問,如何看梁特首離任?問題很難答,然綜觀起來,似是梁一己之意思。至於究竟什麼原因離職,則恐只有梁本人才知道。個人覺得,既然是當事人主動在先,則無需作什麼猜測。

但倘要評價一下梁特首,也無不可──其他政策牽涉者複雜,在此不論。惟只要單單一窺房屋政策,筆者認為,已可略評一二。

筆者曾說當前樓價問題的關鍵是利率:簡言之,是利率太低,導致資金過剩,引發投機炒作。倘壓抑樓價,利率問題,實不能迴避也。然要把利率上調,在香港,則必涉及聯繫匯率制度:在聯繫匯率下,香港利率是跟著美國走,而不能自主。而要利率自主,則改動聯繫匯率,則不能不做也。換言之,一味堅持聯繫匯率,原封不動,則樓價,不用指望穩定下來。

梁特首的問題是:他把重點視作供應不足,而非利率。他以為只要多找地建樓,就可解決問題。倘放在六、七十年代,那是正確,蓋當年香港人口之增速,確是非常恐怖;然今日香港人口增長幅度,根本難與當年可比。按道理,撇除資金過剩問題,單看人口,樓價就算升,也不至於失控。但現在問題是利率過低,倘單單推出土地就可平抑樓價,未免想得太簡單:因資金太濫,就算住宅供應再多,也沒用。

也即是說,梁特首是用了過時方法解決問題。即使他多有心、多勤務,因用錯方法,欲有成效,當緣木求魚也。

有心是有,但為政者有心尚是其次,重要是政績。而要有政績,關鍵是懂對症下藥。而此點上,梁就大失所望矣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