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

花市與炸雞

新年時筆者聯想到一點:倘逛花市時,可有發現有相當攤位,不是賣花,而是賣一些公仔、玩具之類。「花市」顧名思義,該是賣花才對,即讓種花者,或花店、花墟之類,臨時擺檔,專賣應節植物。倘賣一些卡通公仔,或奇奇怪怪的玩具,與花市,未免不對題。難道賀年花卉越來越沒市場?更有甚者,一些檔位還賣一些日本東西:賀年也要哈日乎?

由此看來,如此花市,不搞也罷。

還有一例更加搞笑:某電視節目介紹韓菜,主持人竟稱炸雞,一向是韓國特色菜。炸雞是特色韓菜?請恕筆者淺陋,韓菜表表者該是人參雞吧,蓋人參乃韓國特產也。而那些炸雞,擺明抄家鄉雞,何時變成特色?倘是,真教人糊塗矣。

對事物之本質越弄越糊塗,是今日很多人之毛病。錯誤概念如此多,沒正確認識,又不細加過濾,很易被誤導。年長者尚有此能力,小孩子、青少年,就真的不想變白痴,也不行。

從兩個例子再想到今日香港巴士,似乎發展,越來越脫離實際:以港島南為例,中巴時代,用車大抵不出三款:佳牌阿拉伯五型(指短身單門版)勝利二型倫敦珍寶(也即DMS),全皆設計簡單,實實在在一類。但今日可不然,設計大而無當外,都配上高背座椅。而更離譜者,是巴士車身要披上金色。何以要金色?全世界沒一個城市之巴士,像香港般誇張,都是紅色、白色、藍色之類,頂多銀色。可能是今日主事者以為,搞巴士是開五星級酒店,又或者賣干邑,賣香水之類──如此一來,不知所謂也。

之前提到南港島線通車後,巴士生存空間問題。回歸基本面該是最有效:不用太花巧,蓋因一般乘客,都不會太計較。乘客最大考慮,是方便、實在,有效率,同時票價又不能太高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