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

房屋制度檢討

嚴格說來,從含鉛風波看,現應是檢討公營房屋制度之時。意指什麼?就是需要更好之制度──即比公營房屋更好之一套。

香港是一個古怪的地方,公營房屋特多,尤其是在整個房屋市場之比例,多得驚人:逾半人口住在公營房屋,是最起碼數字。在五十年代,因戰亂人口湧入,一時間住屋難,公營房屋在當時,有安置難民的功能。然隨經濟發展,人口增長趨緩,早已沒當年的問題。公營房屋擴而大之,流弊亦隨之而起。

其一,單位分配是一個問題,最起碼對一個居民,獲編配的單位,往往切不中居民的需要。即本來住港島,在港島上班,卻編配到粉嶺──上班不便,對那居民,好乎?私人樓不是問題,不論租好或買好,起碼是自己作決定,絕不會有錯配。即是說,公營房屋流弊之一,是選擇缺彈性。

其二,建房的位置該在哪?很不幸,大部分公屋的位置,皆屬偏僻之域。這非肇於現在:六十年代落成的華富,在剛入伙時,亦是被指偏遠,不方便上下班。華富既如此,粉嶺就更糟:1992年華明村落成時,因不受歡迎,房委會甚至要租金優惠吸引人們入住。

但建在市區也非萬事大吉:市區土地有限,建公營房屋,需佔用一些土地,但這些土地建私人樓,實一樣能住人。而昂貴的租金、樓價,大可藉補貼予居民解決。

其三,表面看來公屋是草根的福利,然觀乎公屋租金,和居屋售價,皆非草根承受得起。倘額外提供租金補助,或買樓資助,實際是額外提供資源──擺明是浪費。

其四,大廈的素質問題,前文有述,在此不表。

但朋友會問,草根階層的住屋問題如何解決?下回再說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