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

學術重質,非重量

去年談到學歷的問題,指出學位過剩學歷貶值,已是一大問題。然則是不是否定大學之價值?非也。問題在於,該如何看大學之本質。

人類不是有信史開始就有大學。如在公元世紀前,全世界都沒有哪家院校,算得上是大學。而世界第一家大學,是在千多年前成立,為博洛尼亞大學,位於意大利北部──有謂世界第二古老大學也是在意大利,但筆者不肯定(亦有謂牛津大學才是)。之不過不管如何,歐洲大陸的學府相比起英語國家,整體沒甚名頭──世界最熱門留學選擇,皆英語國家,歐洲大陸,沾不上邊。不止此也,歐洲大陸的制度,是不鼓勵人人上大學。以筆者所知,歐洲大陸的學生,在中學階段升班到一定程度,會被學校審視一番。倘學業不行,就會被安排升到技職學院,學一技之長。而大學,則只選拔有學術資質者,且為數皆不多。

英語國家則不然。以美國為例,讀大學一向都被視為「步入中產的門票」。故美國不但大學多,讀大學之人也多,以至美國就業人口中,有學位者少說也三四成。但問題是,美國是否真的需要如此多大學生?據說今美國有一成半的士司機擁有學位,但以前百分之一也不到。歐洲大陸大學生不多,世界級品牌卻比比皆見。英美呢?其學府執天下之牛耳,惟他們之工業,竟是每況愈下!多數人認為大學可促進一國之經濟,然見如此對比,能不吃驚乎?

應該說,大學,是一個研究學術、做學問的地方,而非職業訓練所。即是說,有興趣鑽研天文、地理、物理、物種之類,才有進大學之需要。而且讀大學,需講求有學術之頭腦,同時也要有做學術之熱忱和資質。倘你不具備,讀大學,徒費青春而已。或說,一些大學學系,例如醫學、法律、工程學之類,是有實際需求的。但事實上這些,另外獨立成專科院校,就可,且毋須在大學訓練。一般來說出來社會工作,應用得最多之知識,中小學階段已學到;大學之學問則除非出任教授,鮮有應用機會。

社會不是不需要學術、學者,然肯定不能多,且學術價值之重點是質量,而非數量。拚命產出博士生、論文,表面看反映著學術之發達,然金玉其外下,敗絮也在其中,蓋因多出來之論文,不一定篇篇言之有物──筆者讀過一些,內容使人搖頭;而多出來之博士生,也分分鐘,只是濫竽充數。

倘作如是看,學歷泡沫,英語國家,似乎嚴重一些:這又是的,英語國家不同歐洲大陸,素來不重技藝;又好虛無縹緲,崇尚抽象。亞洲諸地多師承英美,學位泛濫,學歷貶值,似難避免。好像說,台灣今日已有數百家大學,錄取率近百分之百,同時間大學生失業率,已高居不下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